POLNAREFF❤LAND

是我啊,你认识的那个波波痴汉啊
WB:
http://weibo.com/u/1442317680【yezixx】

背景illust_id=42084121

馬鹿な子ほど可愛い❤ (傻孩子更可爱❤)

开罗某地。

休整当中的乔斯达一行,五人一犬分散的坐在休息室里。

本应该是这样的,但是那只黑白杂毛的小狗儿此刻却不见踪影,伊奇的无组织无纪律性在它加入队伍的短短几星期内已经展露无疑。

不在场者还有银发蓝眼的法国人。

乔斯达先生和阿布德尔正聊得起劲儿,承太郎压低帽子躺在沙发上打盹儿,手拿充电器跪在墙边却找不到插座的花京院典明则一脸丧气。

波鲁那雷夫就在这个时候风风火火的走了进来,左右环顾一圈,一屁股坐在花京院旁边。

“伊奇那蠢狗,跑哪儿去了?”看来波鲁那雷夫在驻地寻找伊奇未果。

替身愚者的本体,爱吃咖啡味口香糖的波士顿梗再次不见踪影。

这当然算不上什么大问题。

花京院把充电器放回茶几上,摆在掌机P旁边,转过头对波鲁那雷夫说:“伊奇程度的替身使者,不用替它担心。”

“谁会担心那只蠢狗啊?!”波鲁那雷夫以他特有的一惊一乍的态度表示否定。

“因为我们一行五人里你和伊奇关系最好。”自然而然的,花京院没有使用敬语。

“开玩笑!”依旧一惊一乍的波鲁那雷夫。

“嘴上一口一个‘蠢狗’,但是心里其实觉得伊奇很可爱不是嘛。”花京院摆弄着他心爱的掌机P,无奈电量显示虚弱的只剩最后一格血。

“你拿口香糖把伊奇逗过来再趁其不备一把抱起来蹂躏,我可是看到了。”不行啊,这样下去连开机都成问题了,意识到严重性的花京院典明决定暂时忍住强烈的想要玩‘猴子猎人’的冲动,把掌机P默默推到一边。

“……!”波鲁那雷夫因为shock而硬直了。

花京院看着波鲁那雷夫夸张的反应,微微一笑。

“嘛……我能理解你就是了。”难得他面对波鲁那雷夫时能有这么体贴温和的态度。

对于花京院居然没有跟他抬杠这件事,波鲁那雷夫颇有点受宠若惊。

他从硬直状态中恢复,“伊奇那小子,虽然是个讨人嫌的自大狂替身使者,但是单纯作为小狗来说还是挺可爱的,肚皮很软又很暖和——”

花京院盯着波鲁那雷夫的眼睛,直接的打断道。

“狗的话题就免了,伊奇是强力的替身使者,对我而言则是值得尊敬的同伴。”

言下之意是他对于可爱的、毛茸茸的波士顿梗的身体真心没多大兴趣。

“——那你到底理解我啥了?!”波鲁那雷夫顿时有种‘糟糕’的预感。

“喜欢的东西(人)不管嘴上怎么说,心里都觉得可爱的让人受不了这点,非·常·理·解。”

花京院典明,17岁,最喜欢的事情是打游戏和欺负波鲁那雷夫,此时此刻仍旧直勾勾的盯着他同伴的脸。

“呜哇……”波鲁那雷夫丰富的面部表情永远不会令人生厌,“不管别人评价如何,我觉得你的性格还真是有扭曲的地方啊花京院。”

“所以长这么大,直到遇见承太郎之前我都没有朋友的。”

花京院淡定的好像在说别人的事。

波鲁那雷夫无意识的睁大眼睛,无法释然的神情闪过,但他马上爽朗的拍着花京院的肩膀,“你还有我嘛,大好青春,波鲁那雷夫欧尼酱随时奉陪哦~”

“明明只是个波鲁那雷夫,欧尼酱什么的就免了吧!”这才是平常的花京院。

“我对青春没什么概念呢。”谁让自己一直孤身一人呢。

波鲁那雷夫展露出胸有成竹的笑容,很是灿烂,“青春,自然就是恋爱啊!向可爱的女孩子表白,两人亲亲我我一同度过青葱岁月——”

他又被打断了,“对我这个有生以来朋友数量刚刚上升到个位的初心者你在出什么难题啊……”

“这倒也是……不过可以从搭讪学起嘛,我可是这方面的专家!”

“明明自己都没有女朋友的人,还真敢说呢。”

“……你小子!”波鲁那雷夫二次僵直。

花京院被波鲁那雷夫的表情逗得笑了出来,不是那种礼貌的、克制的微笑,而是非常普通的,完全符合高中生身份的爆笑。

虽然被年下摆了一道是让人挺不爽(也是常事),但是如果这样能让的花京院笑出眼泪,那也值得了。

波鲁那雷夫满足而又无可奈何的耸耸肩,顺手胡撸了下花京院的造型奇怪的刘海(?。

沙发上的承太郎醒转,他稍微抬起帽子,朝喧闹的两人那边瞥了一眼,随即放下手臂继续回去会周公了。

而聊得热火朝天的乔斯达先生和阿布德尔则完全没注意到靠墙的动静。

一只黑白杂毛的波士顿梗大摇大摆的晃进大堂(勉强可以称得上大堂),前台的接待员正低着头不知道忙些什么,伊奇就这样不受阻拦的一路溜达进休息室。

它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乔斯达先生脚下打转儿。

“哦!伊奇,你回来了,吃口香糖吗?”乔斯达先生马上注意到它。

受到最爱零食的诱惑,伊奇放下身为强力替身使者的自尊,伸出舌头嘶哈嘶哈噗噜噗噜的表达着自己对咖啡味口香糖的欲求。

“喏、给你。”从阿布德尔手里接过的口香糖,连糖纸一起转手递到伊奇的口中。

会剥糖纸是这只小狗儿的特异功能。

看着它摇着尾巴表达感谢,然后放轻脚步趴到承太郎霸占的那张沙发的旁边张开血盆大口打了个哈欠准备休息,波鲁那雷夫感到一阵不忿。

“为什么伊奇对我和对乔斯达先生、承太郎他们的态度差这么远……”

“等级观念吧,伊奇判断你比它在族群里的地位要低吶。”

花京院刚刚从爆笑中恢复,语气还有些喘。

“作为一条狗事儿还真多啊,再怎么样我也比它地位高吧。”波鲁那雷夫试图露出不屑的表情,但他的余光粘着在已经开始打起小呼噜的伊奇身上,暴露了他的心有不甘。

“这很正常。”花京院又恢复的淡然的微笑。

“嗯?说说看?”

“对我而言的话,嗯……金字塔顶层是乔斯达先生,无论是年龄上还是资历上他都是人生的前辈,其次是阿布德尔先生吧,年纪对于顺位而言很重要,而且我们俩还有相同的爱好。”

“阿布德尔难道玩游戏不成?!”

“再然后是承太郎,本来想让他排第二位,但他毕竟跟我同年,而且这样的话我排下一位跟他就挨着了。”

“直接无视啊……”

“那么,最后在我下面的是你,波鲁那雷夫。”

“金字塔底层啊?!不科学吧!我明明比你年长!”

“活得长也不见得就能做人生的前辈呢。”花京院语带遗憾的摊开手,但他的脸上里却看不出有任何的惋惜,反而是一副幸灾乐祸的嘴脸。

“不对啊,我们都是伙伴,分什么等级高低啊!”

花京院纠正道,“严格来说这个不是等级制度,而是我个人的尊敬程度排名。”

这样就没意见了吧,花京院那一副俯瞰的姿态。

“我排在你自尊以下哦!波鲁那雷夫欧尼酱就这么没有榜样价值么……”

波鲁那雷夫抗辩无效。

“榜样价值果然是没有吧,而且我相信在乔斯达先生他们的排行里你也得垫底儿。”

“为啥呀……?!”波鲁那雷夫,24岁,简直要开始怀疑自己的人生价值。

喧闹又孩子气的成年人脸上是傻乎乎的可怜巴巴的表情,他蓝色的眼睛清澈通透,丰满的嘴唇不自觉地撅起来,让冷静又成熟的高中生有些心跳加速。

“嘛……算是人之常情吧。”

花京院叹了口气,拿过气(电力)若游丝的掌机P摆弄起来,他默默划开电源,作出仔细看屏幕的样子,顺便就把背面的摄像头不偏不倚的对准了波鲁那雷夫。

这时候拍照的话真的就没电了呢。

花京院按下静音,和连拍键。

“一般来说尊敬是一种距离感吧?从你身上感觉不到啊,距离感。”

波鲁那雷夫继续嘟着嘴,眉毛一边高一边低一脸疑惑。

“而且……这也许是我个人的情况……”花京院和他手里的摄像头一起执着的捕捉着波鲁那雷夫万花筒一般的表情,他的声音越来越轻,近乎耳语。

在波鲁那雷夫看来他简直像是在说给挡在自己脸前的游戏机听似的。

“太过于可爱的话,是真的没办法用尊敬的眼光去看待啦。”

这是花京院典明(17)的自言自语。


评论
热度(45)
©POLNAREFF❤LAND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