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NAREFF❤LAND

是我啊,你认识的那个波波痴汉啊
WB:
http://weibo.com/u/1442317680【yezixx】

背景illust_id=42084121

大舌音

今天的日课是帮Lisalisa老师整理书房。

西撒站在硬木制滑动式的短梯上,手指划过一排书脊,正在检查自己刚刚完成的工作。

说是书房,其实更像是个小型图书馆,日光透过高处的穆拉诺彩玻璃照射进来,光线里自在漂浮的尘埃看上去十分惬意。

西撒正在享受这难能可贵的安逸时光。

直到乔瑟夫·乔斯达不知好歹的冲了进来。

“西撒、西撒!”

JOJO一如既往的兴致高昂。

“干嘛啊JOJO……”

“教我说意大利语吧!”

“……”

从两本文艺复兴时期的诗选中间抽出彼特拉克的《歌集》,西撒不为所动。

“西撒酱~拜托~❤”

捏着嗓子发怪声的乔瑟夫本就已经足够难以忍受了,他竟然还得寸进尺的抓着短梯左右滑动起来。

为了不影响老师安排的任务,西撒不得不暂时搁置手上的硬皮书,他转过头来习惯性的朝JOJO做了一个‘CHE VUOI(你要闹哪般)’手势。

乔瑟夫看着西撒举起的,五指指尖碰在一起的右手,立刻领会精神(他到意大利的第三天就发现了这个手势惊人的普遍性),继续保持嬉皮笑脸。

“当然是用来跟漂亮姑娘搭讪> p<☆”

“用意大利语?”

“ye~s~”

“以前我就在想了,为什么比西撒酱略~微帅那么一点点的我会不如你受欢迎吶?”

“结论就是——意大利语啊!一下子就能俘获异性的芳心,不愧是爱的语言!”

“你的下一句话是:没这回事——”“没这回事……”西撒无言扶额,后半句关于个人魅力高低的评论被他勉力吞进肚皮。

“总之要学意大利语,就先从最基础的发音开始吧,大舌音会发吗?”

他从短梯上一跃而下。

JOJO这家伙,一旦开始缠人就没完没了了,想让他消停下来只能给他找点事儿做。

“那是啥?”

“在意大利语里,所有R的发音都是大舌音,像这样——ROMA(罗马)。”

“咦→↗?”

乔瑟夫露出了不明觉厉的表情。

“简单来说就是要颤动舌头,虽然我天生就会,但并不是所有意大利人的大舌音都是与生俱来的,很多人都要靠后天练习,”西撒补充道,“也有人一辈子因为口腔构造的原因发不出R音。”

乔瑟夫尝试着模仿西撒(看上去完全像是在做鬼脸),然后失败了。

“遗憾,看来你没这个天赋,再加油练习练习吧。”

挑起一边眉毛的西撒,看上去充满了为人师表的诚意。

那当然只是假象。

好嘞!JOJO最讨厌努力,这样一来他自然会放弃学意大利语的念头。

“等等!R的发音也不是那么重要嘛……咱们可以跳过这一步先学点别的你看怎样?”

好吧,这么容易就退散的话他也不姓乔斯达了。

“关键是JOJO,amore(爱)中可是有r的,你要是为了讨好姑娘们学意大利语,大舌音可避不开。”

“小意思,Ti amo(我爱你)没有r。”

西撒短暂的楞了一下,但是想想以JOJO的智商,观摩了自己那么久如果这句话再不知道怎么说才反而离谱。

西撒开始回忆含有r的必杀台词,但事前准备不是他的风格,他的攻势一向发自真心,故此视目标不同从来不落俗套,这可是他情场百战不殆的根源。

乔瑟夫紧锁眉头盯着西撒,然后突然恍然大悟似的握拳锤了下自己的手掌。

“西撒,你的名字用意大利语拼是Cesare对吧,这么说来我还不会正确叫你的名字啊?!”

西撒倒是没有考虑过这件事,鉴于Lisalisa老师(以及一干非意语母语人等)总是把re念得像ray,他已经习惯被叫做Caesar了。

JOJO这家伙,表情这么认真还以为他在思考什么要紧的事情。

“果然还是从大舌音开始教我吧!”

乔瑟夫变魔术似的从身后拉出把椅子,椅背朝前反着跨坐上去。

故作潇洒地向身后短梯靠去,西撒双手抱胸略微低头,想要掩饰笑容的企图可不怎么成功。

乔瑟夫支在椅背上,双手托着下巴,故意仰角视线可怜巴巴的瞧着自己那不太坦率的伙伴。

“拜托啦!西撒老师~”

西撒(不出意外的)再一次向JOJO妥协了。

“你用舌尖抵住上牙龈,往外吹气试试。”

“像这样?”

“听起来像蛇吐信子……”

“那这样?”

“口水喷到我了……”

“这样?——咳咳咳咳!!!”

有经验的人都知道,被自己的口水呛到可不是一般的狼狈。

“你太使劲了JOJO,舌头一定要放松才容易被气流带动,看好了——AMORE(爱情)。”

西撒前倾,扶住乔瑟夫的肩膀正过对方的身体,一下子缩小了两人之间的距离,为了良好的教学效果他凑近JOJO的脸,再近一点就能与他呼吸相闻。

然后一字一句,清晰地,沉稳地,充满感情地。

这些陌生单词对乔瑟夫而言本该毫无意义,振颤的发音和随之而出的气流也本来毫无热辣可言。

倘若它们不是出自西撒口中。

“FUTURO(未来)”

乔瑟夫的焦点不由自主的从眼睛往下移动到嘴,双唇开开合合之间能够瞥见粉红色的舌头。他意识到那两片此刻不住动作的嘴唇,和面前这个意大利人身上的其他任何部件同样具有吸引力。

“ETERNO(永恒)”

无论是灿烂的金发,还是同样颜色的睫毛,亦或者是罗马式的迷人鼻梁。

“PROMESSA(承诺)”

西撒总是在不知不觉中带走他的目光。

“该你了。”

短暂的沉默。

再次开口的时候,乔瑟夫的语气里隐约有着某种迫切的狡猾,“不愧是西撒,效果卓群!不过光凭这样不够直观,我还是找不到诀窍。”

“你还可以凑近点,但是JOJO你听好,不断重复才是最重要……唔!”

乔瑟夫的手指出其不意的戳进西撒嘴里,“这样就直观了。”

他的声音变得不那么稳定。

他另一只手迅速托住西撒的面颊,无视对方囫囵的抗议,食指和中指不安分的在湿润的口腔中检索,拇指则轻轻按压住柔软的下唇。

“西撒酱,再来一次。”

JOJO声线里惯有的油腔滑调消失殆尽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缓慢的热度,这种热度开始在熟悉的绿色眼眸中升腾,将西撒的注意力从口中的异物感转移开来。

西撒闭上眼,他没有迫使JOJO收手,叹息是无声的,乍看之下是抗拒的表示。

“拜托。”

再一次,乔瑟夫低声请求道。

即使闭着眼,西撒仍旧能从声音判断出JOJO的表情。

他无法拒绝的表情。

“FUTURO(未来)”

每当他试图发音,舌头都会被迫挤压到乔瑟夫的手指,西撒能清楚的感觉到指尖的硬茧子和突起的关节。

“ETERNO(永恒)”

轻轻挪动的手指抚摸般的划过口腔黏膜,最初只觉得刺痒,紧接着是一阵几乎难以忍受的酸麻。

“PROMESSA(承诺)”

西撒睁开眼说完最后一个单词。

“AMORE(爱情)”

他抓住乔瑟夫的手腕将自己的已经有些酥麻的嘴解放出来。

西撒调整好呼吸。

“还没学会吗JOJO?”

面对挑衅,乔瑟夫难得没有立刻嘴炮回击,实际上他只是难以置信似的眨着眼。

“这样如果还不够直观,那我恐怕只能让你配合我的亲自演示了。”

西撒迅速俯下身堵住了刚要开口说些什么的另一张嘴,双手顺势绕到JOJO的颈后交叠。

以吻封缄。

不确定是不是为了教学目的,他的舌头不安分的滑进了乔瑟夫的口中。

FINE☆ 


评论
热度(33)
©POLNAREFF❤LAND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