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NAREFF❤LAND

是我啊,你认识的那个波波痴汉啊
WB:
http://weibo.com/u/1442317680【yezixx】

背景illust_id=42084121

IF (ImaginaryFriend)

乔瑟夫与他的西撒

罗马,午后,西班牙广场。

乔瑟夫点了杯capuccino,配上两条不同口味的奶油面包卷,靠在咖啡店摆出的露天桌台边慢慢享用。

意大利的规矩,站着吃比坐着省钱,西撒的习惯。

JOJO喝了口咖啡,抓起甜品塞个满嘴。

西撒隔着桌台若有所思的看着他。

“你的下一句话是,不在早餐时间喝capuccino简直是邪道!”

“JOJO,capuccino是早餐喝的我要告诉你多少次?”

简直像是刻意要验证JOJO的预言那般,西撒摊开桌子上的手朝同伴比划着。

乔瑟夫把面包卷的尾端捅进嘴里,顺便嘬了嘬手指。

“西撒酱不来点吗?这个brioche超好吃!”

(看你吃我就够饱了)

乔瑟夫默念。

“看你吃我就已经饱了。”

西撒站在高脚圆桌的另一方,手肘支在桌面上,远远地望着西班牙阶梯。

乔瑟夫继续饕餮着,他顺着西撒的视线向对面看去,137层阶梯每层都人头攒动,热闹非凡。

托游客的福,罗马从不寂寞。

左手咖啡右手面包,JOJO嘴边多了一圈奶油泡沫的小胡子。

转过来看到这幅吃相,西撒自然而然的发出了小小的带有纵容意味的叹息,伸出手向前俯身想要越过桌台帮乔瑟夫整理仪容。

后者很不自然的躲开了,假装没看到金发的意大利人有些错愕的表情。

“呐,西撒,上次你说的那家gelato的百年老店,咱们一起去吃一次吧?”

话题的转换略显生硬,作为弥补,乔瑟夫堆上满脸讨好的笑容。

西撒不可置否的耸耸肩,收回的手支着下巴,留给JOJO右半边脸。阳光清晰地勾勒出他侧面的轮廓,以优雅有力的线条,从额头到鼻梁,从嘴唇到颈线,肌肤上金色的汗毛给人以闪闪发光的错觉。接着他微微朝右偏过面孔,目光流转,翡翠色的眼睛自眼角瞥着自己年轻的同伴,嘴角缓缓扬起。

故作姿态的西撒。充满善意与爱意的逗弄。属于乔瑟夫的笑容。

如此熟稔的场景激起了近乎痛苦的幸福。

幸福只归乔瑟夫一人,如同这其中的苦涩那样无人分享,徒留下骇人的沉默。西撒十分配合的保持着笑容,静止着,仿佛他的时间已经凝固。

乔瑟夫在心里默道。

(如果你好好表现的话……)

“这就要看你的表现了。”

他的西撒给出了预料中的回答,在逆光中看上去犹如一片剪影。

乔瑟夫闭上双眼,试图回忆出西撒的头带的颜色,颧骨上奇怪更可爱的胎记,皮子已经磨白了的半指手套和干净的短短的指甲,他衷情的那条领结,所有细枝末节。

然后他睁开眼睛,西撒就在那里,绑着他视若珍宝的彩色三角花纹的头带,感情充沛的眼睛下面是两块小小的胎记,西撒等待着。

乔瑟夫从口袋里摸出张皱巴巴的小纸条,他快速的扫过记下上面的地址。

“真小气啊!至少告诉我店在哪里吧!”JOJO佯作轻松的挑衅道。

西撒再次生动起来,他摊开双手挑起一边眉毛,“如果你能保证下次准点赴约,说不定我还能考虑考虑。”

“嗯啊—,”乔瑟夫纠结的挠了挠头发,嘟囔着“不过就迟到那么一次两次……”

“我说jojo,你这家伙——”

“我知道了!肯定离咱们那次集合的地方不远,我才晚到十几分钟你就已经买了三个球吃上了嘛!”

那天西撒手里握着脆皮圆筒,悠悠哉哉的在树下舔着gelato。他大度的没有提及JOJO的迟到,只是当着后者的面不住夸赞手中甜品的美味,直到乔瑟夫的目光再也离不开已然开始融化的摇摇欲坠的冰欺凌球。

“要舔吗?”西撒善解人意的说着。

乔瑟夫奋力点点头。

于是西撒就在乔瑟夫脸上舔了一下,出其不意。甜腻腻的无花果混杂着薄荷巧克力的碎片,粘在瞠目结舌的乔瑟夫嘴边。

西撒没有脸红,直到恬不知耻的JOJO用手指刮下嘴角旁边黏答答的冰激凌浆,再仔仔细细的挨个舔过指腹。他这样做的时候很视线一秒钟也没离开过西撒的眼睛。

“嗯哼,我还记得呐,西撒酱很大胆嘛~”

小小的胎记再次喜闻乐见的染上浅浅的绯红色,配上胎记主人强撑的硬气的表情,一瞬间,想要触碰西撒的念头无可救药的淹没了乔瑟夫。他攥紧双拳,力度大到指甲嵌入手掌,他绝望的试图逃离这种渴求。

他绝对不可以冒任何可能失去西撒的风险。

所以他俩只是谈话,熟悉的话题,保持安全的距离,就好像他俩只活在共同的回忆之中。

乔瑟夫深知,这一切会有结束的一天。

即便如此他仍旧无法阻止自己深陷其中,当他自与柱中人战斗遗留的伤病中恢复,独自在罗马的街头游荡时,当他在街角的灯影下第一次看到他的西撒时,他以为那是错觉。

很快他便明白了。

狂喜和失落同时袭击了哀悼中的乔瑟夫,他有生以来从未如此诅咒和感谢过自己的这份天赋。他过去习惯于带着目的性去猜测他人的思路,他就是能够预判他们下一步的回答和反应,就像是本能。乔瑟夫没有想过他能通过这种方式将西撒留在身边。但他做到了,一切都水到渠成。

他走到灯光下淡薄苍白的影子面前,他闭上眼,在心里勾描西撒的模样。

他睁开眼,鲜活的西撒近在眼前,他叫他的名字,西撒回应了,以乔瑟夫想象当中西撒应有的姿态,如此活灵活现以至于乔瑟夫失去了判断所需的理智,竟然扑上去拥抱自己的幻觉。

他的西撒消失了,尚未愈合的旧伤裂开,撕心裂肺的疼痛。

几天之后,他又在另一条小巷里看到那条飘摇的彩色头巾,他走上前去,打了招呼。他小心翼翼的带走了那个影子,从此再未有让他离开过。

那是西撒在乔瑟夫孤独的灵魂中的投影。以西撒会有的方式,说着每一句JOJO安排好的台词,作出每一个JOJO预测中的反应。

乔瑟夫也曾经对他的西撒提出过无理取闹般的要求,“说点我猜不到的话吧。”他恳求着,脑海里是两人爬地狱升柱时的场景,他以为西撒在气恼他按下了高压油刀的开关,但事实上西撒却是在担心他的安全。

乔瑟夫想到了他所不了解的西撒,他不再有机会了解的西撒。

而他的西撒仍旧循规蹈矩的按照提前准备好的剧本行事,乔瑟夫不能、也不再奢求更多了。

总有一天他对西撒的记忆会模糊,他会想不起西撒第一次喝到可乐时滑稽的表情,会猜不准真正的西撒可能做出怎样的反应。

到那时他将会再次失去他。

而现在,乔瑟夫告诉自己要知足,他既不会主动和他的西撒有任何身体接触,也不会任由对方碰到他,他付不起破坏这完美幻影的代价。

“西撒……”JOJO轻轻唤道,“西撒酱~~~”他振作起精神,展露出撒泼耍滑的讪笑。

“够了!别再憋这么恶心的假声了……”他的西撒头疼的看着他,声音里满是无奈,“Via Principe Eugenio,拐进去就能看到招牌。”

乔瑟夫展开双臂,发自内心的欢呼着。

“你是小孩子吗?”语带怜惜的说着嫌弃的话,他的西撒,“真拿你没辙。”

最后总是无法拒绝JOJO的西撒,他的西撒。

兜里记着“gelateria fassi1880——Via Principe Eugenio”的纸条完成了历史使命,被乔瑟夫随手团成一团丢进垃圾桶。

他们要去买gelato吃了。

 

END


评论(1)
热度(27)
©POLNAREFF❤LAND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