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NAREFF❤LAND

是我啊,你认识的那个波波痴汉啊
WB:
http://weibo.com/u/1442317680【yezixx】

背景illust_id=42084121

恶作剧之吻 Part.1

 

    高个子的白种女人走进饭馆时,无论性别,所有眼神都霎时间集中在她身上,连闲聊的杂音都戛然而止。她足有六英尺高,骄傲的脖颈连着轮廓诱人的肩膀,顶着张色素淡薄的高卢面孔,嘴唇丰满,银发浓密,从头到脚都散发出旺盛的信息素。从举手投足的姿态来看,她显然对自身的魅力有着充分的自觉。

    她的确是有这种资本的。

    当地人很少见到裸露肩膀在外面闲逛的女性,更何况这女人上身只是一件裹胸,高耸结实的雪白胸脯被弹性布料挤出两个完美的半球形,呼之欲出。

    对比之下她的腰肢当真只是盈盈一握,挺翘的臀部连同后腰营造出令人血脉喷张的弧度。她穿的灰色卡其布长裤遮住了腿部曲线,但这并不阻碍男人们对她丰腴健美的大腿想入非非。

    尤物浅兰色的眼睛扫过面前花样百出的表情,出人意料的挺起胸压下腰线,嘟起嘴做了个飞吻的动作。

    咣当,人和椅子摔倒在地的声音。

“真的假的呀哈哈哈哈哈哈!!”

与形象不符,始作俑者笑起来没有半点媚气,反而豪爽狂放一发而不可收拾。

“呀嘞呀嘞打贼。”她身旁的年轻男子有副低沉的嗓音,身材更为高大的他不忍卒睹地压下了帽檐。

“白痴吗你?”

    另一个模样发型都挺稀罕的年轻人教训起越他半头的银发美女毫不客气,丁点怜香惜玉的意思都没有,这下他也吸引了不少好奇的目光。

“抱歉抱歉,有点胡闹过头了……”

    尤物摸摸头,低声下气的道了歉。

    花京院一向敏感,他立刻感受到了投向他的那些赤裸裸天妒人怨的视线,于是更加窝火的瞪了低头认怂的波鲁那雷夫一眼。后者没敢吱声,因为知道这是自作自受。

    轻易地就被迪奥新遣的替身使者用甜美的笑容骗进小巷,再次睁眼的时候,波鲁那雷夫失去了某些重要的东西。

    虽然过去两天的经历让他觉得多出来的东西其实也挺不错的,当然,只能私下里说说。

    谁也没想到世界上竟然有能通过接吻改变性别的替身,彼时波鲁那雷夫凭本能召唤出银色战车自保,而敌对的替身使者却赶在引起大骚动之前消失的无影无踪。

    虽说变成女人不会对实际的战斗力造成多大影响,但无疑会打击士气——一天抓不到躲在暗处的敌人就一天无法恢复男儿身,这样的情况下谁也没办法心平气静的继续埃及之旅吧。

    然而波鲁那雷夫是个例外,就像乔斯达先生说过的那样,他是个上下半身完全分割的男人,少了先前经常干扰大脑的下半身也照样通常运转。

 “那家伙不可能只袭击我一个就收手,咱们就当什么事儿都没发生继续赶路,她肯定会跟上来露出马脚。路上抓不到人就等到了开罗把迪奥胖揍一顿逼他说出那女人的下落。”

    星辰十字军的老少爷们都瞠目结舌目瞪口呆呆若木鸡的看着前凸后翘火辣撩人的新生波鲁那雷夫,当事人倒是云淡风轻轻描淡写一笔带过的就决定了今后的战略路线。

    从这点上看,说不定波鲁那雷夫还因为此次的意外变得更加机智了。

    事发后率先赶到现场的承太郎看到的是面朝墙壁,垂头跪坐在地的波鲁那雷夫。出于担忧,白金之星先一步冲到了伙伴身边,然而透过巨人的眼睛所见之情景,却让空条承太郎止住了脚步。

    波鲁那雷夫并没有失去意识,他低着头双手环抱,正在专注的研究胸前——原本的上衣不适合现在的他,宽大的背带滑下肩膀,饱满的胸部只靠手臂遮挡才避免春光毕露。

    他、不对,是她察觉到白金之星的存在,保持着手臂抱胸的姿势仰起头,卷翘的银色睫毛在颧骨上投下阴影,忽闪忽闪的蓝眼睛像两捧清泉水。她紧张的舔了舔嘴,粉嫩的舌尖划过肉色的唇线。

 “承太郎,我看着是不是不太一样了……?”

 “…………”

    承太郎的喉结上下动了动。

 “波鲁那雷夫!没事吧!”

   乔瑟夫·乔斯达中气十足的喊声划破沉默。

 “哦!乔斯达先生!我没受伤,不过——”波鲁那雷夫干脆利落的爬起来转过身,肩带彻底滑到腰间。

    经验丰富的乔斯达先生打了个响亮的口哨,平素沉稳老练的阿布德尔挑起了两边的眉毛,再看花京院,除了眼睛睁大了点之外没别的特殊反映。

    承太郎反应最快,他果断脱下学兰裹在古典雕塑般雪白半裸的同伴身上。

 “——遇到了点小问题……Merci,承太郎。”

    波鲁那雷夫裹了裹校服,大致复述了刚才的遭遇,中美人计的部分被刻意的含混带过。按理说花京院早该按捺不住出言讥讽,可此时他却始终无言,安静的像个哑巴。

    他们无不经历过修罗场,也都身负为讨伐迪奥牺牲性命的觉悟,但面对此情此景还是禁不住倒吸一口冷气。

 “现在敌在暗我在明,那个替身的近战能力根本不够看,她大概还指望把我们各个击破,”波鲁那雷夫分析,“这两天还是小心点,不要单独行动比较好,你们我倒是不担心,不过花京院嘛……”

    他本想讲个恶俗的处男笑话来活跃气氛,也做好了被肘击的心理准备。然而负责捧哏的花京院仍是刚才那副死不瞑目双目圆睁的模样。

 “花京院?” 

    她伸手在高中生的眼前晃了晃,毫无反应。

 “喂,花京院。” 

    承太郎直接在花京院耳边打了个响指,后者这才回过神来,脸色挺差,下颚紧绷。

 “又不是你被变成女人,至于吓成这样嘛?”波鲁那雷夫揶揄道,她的声音成熟醇厚,配上调笑的口吻听上去简直像挑逗。

    花京院瘪着嘴,嘴角平平地朝两边硬拉着,一副吞了苍蝇的神态。

 “话说回来,虽然中招是有点倒霉,”乔瑟夫摸着下巴插进了年轻人的对话,“但波鲁那雷夫现在这样子还真是个好女人啊,对吧阿布德尔。”

    占卜师还没来得及开口,承太郎先皱起眉头,“老头——”

 “对吧对吧?!没有镜子我不好说,但是欧派绝对能打满分,我已经第一时间检查过了,”波鲁那雷夫接住为老不尊的乔斯达先生的话茬儿,兴高采烈的在自己身上比划着,“下面我还没看,感觉反正……不一样了,实在有点吓人,你们谁帮我摸摸确认一下?”

“波鲁那雷夫……”阿布德尔十之八九是想开口说教,但他再次错失良机。

“你头壳里装的是翔吗?!!!!”

    毫无征兆的,花京院猛然炸裂了,波鲁那雷夫几乎是下意识的护住头以免被绿宝石水花(物理)破相,然而预想中的攻击却没有到来。

    红褐色头发的高中生怪叫一声之后气哼哼的拔腿就走,留下一脸怪相的波鲁那雷夫缩着肩膀从手指的缝隙中窥视。

 “我哪儿惹着他了……”

 “说话要注意场合,别忘了你现在可是位女士。”阿布德尔总算把憋了半天的话说了出来,他一手扶额,既觉得有趣又有些头疼的样子。

 “那家伙不会对女人动手。”

    承太郎耸耸肩,别有深意的瞥了波鲁那雷夫一眼,追着花京院绝尘而去的脚步离开了。

 “我又不是女人!”

    波鲁那雷夫不甘心地朝两人离去的方向挥舞拳头,看着不像抗议倒更像是在撒娇。

 “乔斯达先生,我们也回去吧,时间不早了。”阿布德尔询问的看向乔瑟夫,却发现老友径直走向了波鲁那雷夫。

    乔瑟夫在身材高挑的银发女郎身旁颇具绅士风度的擎起手臂。

 “May I?”他标志性的灿烂笑容中仍旧略带狡黠。

    波鲁那雷夫愣了一下,随即像模像样的扬起天鹅似的脖子,配合地伸出手轻轻勾住了乔瑟夫的臂弯,俩人还没正经走两步就笑得死去活来。

    占卜师在后面默默地看着,心里盘算着胃药好像又快要吃光了。 

 

TBC

 

评论(5)
热度(67)
©POLNAREFF❤LAND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