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NAREFF❤LAND

是我啊,你认识的那个波波痴汉啊
WB:
http://weibo.com/u/1442317680【yezixx】

背景illust_id=42084121

情书

花京院拿出碳素铅笔,他没带惯用的素描本出门,路上大多时候使的是便签纸,用别针夹好权当活页本。他带了一只铅笔,用小刀粗略的削好,剩下的部分有无名指长。

爱好绘画的人或多或少都有些内向,人在画布后面和心灵对话,留下作品与俗世交流,花京院也是如此。他第一次拿起画笔也许是出于好奇,也许是出于自我保护——画板之于不合群的男孩就像一张坚实的盾牌那样可靠。但他没有骑士,没有利剑与冲锋用的长矛,只能躲在自己的城堡中闭门不出。

在那些沉默相对的时光里,他的替身偶尔会为他捡起滚下课桌的蜡笔,法皇有一双闪亮却没有焦点的眼睛,如果那可以称之为眼睛的话。他们四目相对,我们二位一体,花京院在心里说道,我不会成为自己的骑士,但如果这种孤独来自我的灵魂,至少我们不会孤单。

孩子们都要长大,花京院也不例外,人生中的第十七个夏天眼看就要接近尾声,儿时的意象早已沉入回忆的深潭。

有人说这是巧合,有人会说这是命运。他与骑士相遇了。

花京院的手指继续在泛黄发干的纸片上划动,他握笔握的太靠下,黑色的污渍渗进食指的甲缝里,纸面太小,为了增添更多细节他费劲的弓着身子。

他画过太多次,以至于有了想法手下的笔几乎能自己动起来,他观察的过于认真,脑海里有了太多的细节。比如肌肉如何随着身体的动态在皮肤下张弛,肩胛骨和锁骨的角度,喉结在脖颈上下滚动的样子。手指上有哪些关节因为过劳而格外粗大,指根的老茧和虎口的旧伤疤。

放松时肩膀向后伸手揣进裤兜里的模样,波鲁那雷夫有那么一丁点驼背,总有种蓄势待发的张力,花京院不禁好奇,他本人知道吗?有着那样厚实的胸板,其他人似乎都被糊弄过去了。

法国人生气的时候会抬起下巴,和开心得意的时候没有区别,他就是讨厌向人低头。

花京院是在描绘嘴唇时发现自己不对劲的,他画过抱着手臂打盹的承太郎、低头研究地图的阿布德尔、边开车边吹口哨的乔斯达乔瑟夫,甚至是大啖口香糖的伊奇;他什么都画,但只有当对象是波鲁那雷夫时,他想知道它们摸上去会是怎样的触感。

那些组成他的零部件,比如他的嘴唇,以白人的标准不算特别丰满,但总像撒娇或是有点不高兴似的翘着,花京院用拇指晕开多余的碳以作阴影,脑子里满是烂俗的台词:那是邀吻的唇瓣。

他几乎想要撕下这页攒起来扔掉,不如将整只本子都投入篝火。

他没有那么做。

我只想知道,他自言自语,那会是什么感觉,然后他为纸上的波鲁那雷夫加上盔甲,手擎细剑。

有时候花京院只想扒开波鲁那雷夫的伤口,看看他是不是还能保持白痴一样的乐观。继续没完没了的闲话、挑剔的品味和偶尔低俗的笑话。

他几乎有点嫉妒,他的陈年旧伤不过是些划痕,却也都因为日久不见阳光而感染流脓了,但波鲁那雷夫经历的,哦,那一定疼的如同被切下手脚。

笑容永远是你的,花京院在纸上画下,那样的专注,以至于没有注意到投在自己身上的一小片阴影。

“折腾什么呢?”

他猛地抬头,下意识的把纸夹回活页本。

“早就想问你了。”便签本被从手中抢走时,花京院几乎召出了法皇。

波鲁那雷夫站在旁边,晃着手中的纸摞,他露出牙齿。花京院立刻就注意到了,他的牙齿非常完美,没有错位,没有多余的缝隙或者裂口,他握紧拳头。

“没什么。”花京院不敢挪开眼睛,仿佛在与野兽对峙,实际上波鲁那雷夫随时都可能翻看他的‘作品’的想法只能令他更为恐惧,“真的。”

他没办法回答诸如“这是什么?”“怎么回事?”之类的问题,答案是他自己的东西。

他小心翼翼的伸出手,保证不会惊跑波鲁那雷夫哪怕他是只麻雀。花京院的手臂有些微微发颤,好在宽大的学生服遮盖了这点细节。

“可以还给我了吧。”

“唔~~?”

波鲁那雷夫偏过头发出一声鼻音,花京院后悔了,意识到他刚刚点燃了对方更大的兴趣。他不该有所反应的,至少不该是这样的反应。

“你最好别看。”

麻烦、拜托、请这些字眼一如既往的卡在喉咙里。


年长点的一方挑起眉毛,眼睛里的玩味让花京院的后脊一阵冰凉。


“确实你是会写日记的那种类型,这有点太明显了,但是拿铅笔写不觉得有点费劲吗?”

花京院张开嘴巴,出言反对的欲望被理智及时压下去。

“无论你写了什么……看完之后我估计一个月、半年之内都不想做人了,所以还是算了吧!”

波鲁那雷夫把本子扔回花京院的大腿上,他伸了个懒腰,骨骼嘎达作响,“我屋子里有签字笔,别忘了回去管我要。”

花京院看着波鲁那雷夫离去的背影,后者走起路来会不自觉的摆臀,早发现了。

这可不是日记,自作聪明的傻瓜,他一页页翻过便签本。

我打赌你这辈子都不会再收到这么长的情书了。


评论(7)
热度(60)
  1. 我不是赵四大POLNAREFF❤LAND 转载了此文字
©POLNAREFF❤LAND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