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NAREFF❤LAND

是我啊,你认识的那个波波痴汉啊
WB:
http://weibo.com/u/1442317680【yezixx】

背景illust_id=42084121

【波波中心】生日快乐 [粮食向]

应个景,今天是魔都JOJOonly一周年+我的生日❤

 

 

生日快乐

 

“承太郎,你知道吗,花京院是狮子座诶。”

 

波鲁那雷夫压低声音,上半身靠过来,一脸故作神秘。

 

“不知道。”承太郎抬起下巴,言下之意是‘那又怎样’。花京院走在前面,跟着老头子负责掏钱包,阿布德尔权当翻译,他们俩个用处不大的跟在后面提东西当苦力。

 

狮子座与否,花京院还是那副干净清爽的学生神态,腰背笔直,似笑非笑的表情礼貌中透着疏远,不亲身经历一下很难想象他翻脸咬人的时候能有多凶悍,笑面虎……笑面狮?这是狮子座的特色吗?承太郎漫无目的的想着,他自己没有主意,想知道倒是可以开口问问波鲁那雷夫。

 

星座一说有着女孩儿们无法抗拒的浪漫元素,法国人解说道,冥冥之中的命中注定云云,这是不分国界的。波鲁那雷夫张开双臂作势和空气拥吻。

 

他也许不感兴趣,但是承太郎得承认听波鲁那雷夫叨逼叨确实有助于打发时间,随便说点什么他都能迫不及待地接过话茬儿,多数时候没什么重点可就是不会冷场。阿布德尔缺席的场合,放他站到小摊儿跟前靠身体语言比比划划也能坚持几回合。这在两个高中生眼里看来简直和特异功能没什么区别。

 

老头子也有差不多的本领,承太郎认命的想,这大概就是所谓的文化差异吧。

 

他继续走着,艳阳高挂,汗水从帽子低下滑过眼角,被他用手背抹掉。

 

“mon dieu,看着你我就热的不行,帽子摘了吧,还有那羊毛大衣,真搞不懂你跟花京院是怎么想的,入乡随俗吗?“波鲁那雷夫拇指一挥指向占卜师——一如既往的层层披挂。

 

承太郎摇摇头,他这一路上还没脱过校服,只除了借给波鲁那雷夫遮阳那次。

 

“我认识的水瓶座里也好几个你这德性的,固执,一根筋,什么事情认准了撞破南墙都不回头。”

 

家里的老妈子也这么说。

 

承太郎懒得跟他计较,随口说,“那花京院呢。”

 

“花京院嘛……旧习难改吧,comfort zone太小,说白了就是缺乏安全感。”煞有介事的点头。

 

“……花京院。”承太郎作势扬声呼叫。

 

“喂!”

 

绿校服只是回头瞥了一眼,挑起一边眉毛,注意力很快回到眼前的正事上去了。

 

波鲁那雷夫摸着胸口舒了口气。

 

承太郎没忍住,从鼻子里笑出声来,感觉没那么热了。

 

“其实我也不是很信这种东西。”波鲁那雷夫挠挠脑后勺,”是人都喜欢挑好话看,据说射手座和狮子、水瓶的相性都不错,虽然指的是情侣,不过相处得来这一点也是没差啦。”

 

“射手座是几月的?”

 

“十二月,每次我生日过不了几天就是圣诞节,结果只能收一份礼物。”波鲁那雷夫耸耸肩。

 

“狮子呢?”

 

“花京院是七月的,他说他最讨厌过生日……”

 

他们朝夕相处的这段时间,他对花京院仍是一无所知。承太郎顿了顿,突然感觉有点奇怪,像是衣服里爬进了极小的虫子,不疼不痒只是有些别扭。

 

“我也是。”

 

“?”波鲁那雷夫转头看他。

 

“讨厌过生日。”承太郎向他解释,回忆起儿时那些显然是费了荷莉很多心思的,充斥着小女孩的尖叫尖笑和推推搡搡的派对,甜得过分的蛋糕和拉花和生日歌,他自己被阿姨们捏到发红的脸蛋。荷莉挂下电话,朝儿子抱歉地摇摇头,她走过来蹲下抚摸他的肩膀,向他保证会补偿他,吃什么都行。上一次她这么说的时候是在万圣节,吃了太多糖以至肚子疼的进了医院的承太郎自此就不太接近甜东西了。

 

空条贞夫最后也没赶上儿子的生日派对,一如既往。

 

“你们俩可真登对儿,”波鲁那雷夫瞠目结舌的表情表演成分居多,他拍拍年轻朋友的后背,“没人理应讨厌过生日,咱们需要改善一下这个问题。”

 

承太郎保持沉默,知道那对儿颜色很浅的蓝眼睛又在闪闪发亮了。

 

“雪莉小时候,我是说,我俩的父母刚刚去世那会儿,我怎么也没法哄她开心,尤其是过生日的时候,”波鲁那雷夫把口袋甩到肩膀后面半背半扛,“以往都是全家人一起切蛋糕,后来只剩下我们,连吹蜡烛都成了件难受的事情,越是开心的回忆就越让人难过……”

 

“于是我跟雪莉说,‘你的生日是最值得庆祝的节日了,我得虔诚一点,感谢天使把你送到我身边。’倒没能立刻让小姑娘笑出来,但是那年我过生日的时候终于又看到雪莉合着小手儿许愿了。“

 

“她说她在感谢天使,”波鲁那雷夫摊开手笑了笑,如果真心有形,大抵就是这个摸样,“所以你知道吗,生日可不光是给自己过的。”

 

承太郎压了压帽檐,他的生日蛋糕永远甜到让人心疼的原因在于荷莉不是个合格的点心师傅,但她从来没想过在每一年同一个日子里放弃她的特权。

 

“不过花京院的生日还早吶。”

 

波鲁那雷夫向前轻快的跑了两步,突然回过头来问道,“想好要什么生日礼物了吗?”

 

 

 

评论(2)
热度(30)
©POLNAREFF❤LAND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