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NAREFF❤LAND

是我啊,你认识的那个波波痴汉啊
WB:
http://weibo.com/u/1442317680【yezixx】

背景illust_id=42084121

恶作剧之吻 Part.3

Part. 3

承太郎躺在床上,双手垫在脑后。波鲁那雷夫也仰面朝天的倒下,除了该睡觉了的念头脑子里一片空白。他虽然放弃了思考,但睡意却迟迟不肯赏光,波鲁那雷夫习惯性的面朝外侧翻过身去,只看到承太郎的后背,仍保持着把一条手臂压在枕头下面的姿势。床本来就不够长,再加上他的头顶和床头板之间的空档,承太郎只能略微弓身弯着膝盖。

看上去不太舒服,波鲁那雷夫调整位置,床垫嘎吱作响,就算中了替身使者的招还少了发型的8公分,她还是和承太郎一样不自在。毛巾草草擦过的头发还没有干透,枕头上洇出了不规则的水渍。吹风机就在离床脚不远处的行李袋里,但即便是以ky著称的波鲁那雷夫也本能的感觉到比起搞出噪音把注意重新吸引到自己身上,暂时还是采取装死的战略比较妥当。

她摸了摸嘴唇,还挺疼,毕竟是脆弱的软组织。承太郎摘了帽子,被压乱的头发在脑后桀骜不驯的翘着,蔓延到后脖颈分界的部分却似乎格外柔软,像胎毛或是黑色猫儿的绒毛,带着天然的小卷儿。明明是标准型号的床板都无法容纳的高壮身材,枕着手臂蜷起身体的背影却看着有些可怜兮兮的。波鲁那雷夫盯着那副宽肩上漂亮的斜方肌,反手摸了摸自己一片光滑的后背,禁不住唉声叹气。

尽管白天表现的自信满满,波鲁那雷夫其实心里相当没底,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分,这辈子都没法恢复原样的恐惧忽然悄无声息的爬上心头。她郁闷地把脸压在枕头上‘呜’了一声。

“怎么了。”

“?!”波鲁那雷夫惊得猛然抬起头,“你没睡啊承太郎?”

“睡不着,你不也醒着么。”承太郎背冲着他说道。

“也是,床这么小……还不如打地铺呢。”波鲁那雷夫翻身瞪着天花板,“你说咱们要是找不到把我变成这样的替身使者怎么办,等打败了迪奥你和花京院要回日本,乔斯达先生回美国,阿布德尔留在埃及……我难道就这样回家去吗?”

“想那么远,不是你的风格啊。”

“问题实在太严峻了,虽说只是少了点肉又在不同的地方多出去点,可我觉得我真没法儿跨越身为女性要面对的各种难关啊!你知道女孩子每个月肚子疼的时候有多夸张吗?还有生小孩,我猜你肯定是不知道,可比替身战血腥多了——“

承太郎从鼻子里低低的哼笑出声。

波鲁那雷夫支起上半身,语气格外认真,“你还别笑啊,就算不考虑这些实际的问题,变成这样我还怎么谈恋爱啊,再也没法搭讪可爱的女孩子啦,造孽啊……”

“这可不一定。”

“……什么不一定?”

“谈恋爱。”

“切,你一个高中生懂什么恋爱啊。”波鲁那雷夫心虚的耸耸肩,心想难不成承太郎比她还经验丰富,这种极为现实的可能性让她禁不住瑟缩了一下。

窸窸窣窣,承太郎转过来面对波鲁那雷夫,猫眼绿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她,好像能把人一览无遗地看穿似的。

波鲁那雷夫下意识地捂住了嘴唇,在她反应过来自己的动作之前,敲门声传进屋里。

“……承太郎,波鲁那雷夫。”声音细不可闻。

承太郎抢在坐起身的波鲁那雷夫之前堵在门口,他拉开门,愣住一瞬,白金之星惊人的体魄已挡在了门边。

波鲁那雷夫站起身来,却因为高中生的遮挡看不到门外矗立的人到底是谁,她也紧张的随时预备召出银战车助阵。

“替身使者吗?”承太郎沉声问道,却侧身让路。

花京院半低着头走了进来,前发遮住半边脸。波鲁那雷夫放下戒备迎上前去,却感到了异常,红发少年耷拉着肩膀,无精打采之中又透着紧张的模样,“你没事吧?”

花京院闻言只是摇摇头,用极轻的音调说道,“不是替身使者。”

波鲁那雷夫疑惑地看着仍旧绷着劲的承太郎,后者朝他摇摇头,“花京院,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我……我也不知道,我和你换了房间之后就去洗澡了,然后……”花京院终于愿意抬起头,语气柔和到让人疑惑的地步,尖尖的瓜子下巴,脖子被宽大的睡衣领衬得更为纤细柔弱,竟然有些楚楚动人的意味。

等等,波鲁那雷夫一拍脑袋,花京院惹人怜爱?这显然已经不对头到了全新的境界,她的视线往下滑了几英寸,看到了隔着条纹格子的朴素面料略微突出的隆起,就像少女的酥胸……等等……如果她没看错,那确实就是胸部。

“花、花京院,你?!”

“我没有遭遇替身使者,是自己就变成这样了。”少年、不对,是少女,双拳握紧垂在身侧,脸色可以与她的发色相媲美,一直延伸到耳根处。她琥珀色的大眼睛(真的很大)里都快渗出透明液体(肯定不是眼泪),波鲁那雷夫赶紧扶住她的肩膀轻轻捏了两下,“嘿,嘿,别激动,我在这儿呢,我们都在。”

花京院僵硬地点点头,这时波鲁那雷夫才发现她为什么看上去像是耸拉着肩膀——原本符合体型的睡衣现在就像别人的大号衬衫似的挂在花京院的身体上,“哈,咱俩总算是统一着装风格了。”波鲁那雷夫干巴巴地打趣儿着,花京院本来就比自己和承太郎块头小又精瘦些,这下看上去简直娇小的不可思议。

她简直有点想把少女揉进怀里好好抱抱再拍拍后背,告诉她一切都会好的。克服细思极恐的冲动,波鲁那雷夫清了清喉咙。

“但是为什么会这样?如果变身的效果会传染那今天一整天了我们几个挤在一辆车里早该出问题了啊?”

“我……”花京院慌乱的揉了揉眉间,深呼吸,“我的想法是因为我吻了你,这可能是敌人替身能力的附加条件,你说过你最初中招就是被对方吻了,不是吗?”

波鲁那雷夫头皮一阵发麻,她朝后退了两步,“老天爷,这还真是传染病?”她惊讶又毫无头绪的眨巴着眼睛,然后发现承太郎的目光锁在了她身上,无法从表情上读出他的想法。

“啊!”波鲁那雷夫灵光一闪,她抬起手指向承太郎,后者径直绕过她和花京院身边,一头钻进了卫生间里,末了还试图锁门。无奈木门因为受潮膨胀,根本就没法关紧。

花京院看向厕所门的方向,又仰起脸看着波鲁那雷夫,挑起一边眉毛满脸问号。

“尿、尿急吧……?”波鲁那雷夫颤抖着说,句尾的声调可疑的上挑。

哐当,拳头打在木门上的声音。波鲁那雷夫咽了口吐沫。

叹了口气,花京院抱着膝盖坐到了承太郎的床上,背靠着墙。波鲁那雷夫靠近她,却被眼刀杀到回到自己的地盘上,有样学样的靠墙盘腿坐了下来。

“我说,花京院——”

花京院保持三白眼的角度观察她,本来平静的面孔越发羞愤难当,就在波鲁那雷夫以为她就要为了掩饰尴尬召出法皇私刑伺候之际,花京院突然难以置信地瞪大眼睛,接着恼羞成怒地把脸埋进了膝盖之间。

“承太郎……?”

没有动静。

波鲁那雷夫缩着脖子,她在这么间算上厕所都不到20平方米的双人间里,和她这辈子交到过的最好的两个哥们一起,却忽然间有种被人净身流放到荒无人烟的孤岛上去的错觉。

她觉得有点委屈,但是大男子汉是不会因为一点小屁事就委屈的,然后她就这么歪着睡迷糊了,波鲁那雷夫也许没有太多强项,但就心宽这点鲜少有人能与她一争雌雄。

 

“…………”

“………………”

“——比起这个,还是想想该怎么跟乔斯达先生解释吧。”

“老头子没必要知道。”

波鲁那雷夫用手背抹抹眼睛,阳光从窗帘缝里透过来,她另一只手惯性的揉了揉肚皮。好软啊……她的思维慢慢复位到清醒的位置,迎来了身为女性的第一个清晨。

“早啊,承太郎,花京院。”

她还在打着哈欠,年轻的旅伴们却早就穿戴齐整,犹如承太郎商标的帽子也回到了原位。波鲁那雷夫突然捂住眼睛。

“承太郎,你还是承太郎吗?”

脚步声。

“自己睁眼看看。”

 

P3也许未完,后面的内容暂时不知道是放本章还是另起好,不打大纲的人生就是这么潇洒(。

 

评论(1)
热度(45)
©POLNAREFF❤LAND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