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NAREFF❤LAND

是我啊,你认识的那个波波痴汉啊
WB:
http://weibo.com/u/1442317680【yezixx】

背景illust_id=42084121

恶作剧之吻 Part.3

Part. 3

承太郎躺在床上,双手垫在脑后。波鲁那雷夫也仰面朝天的倒下,除了该睡觉了的念头脑子里一片空白。他虽然放弃了思考,但睡意却迟迟不肯赏光,波鲁那雷夫习惯性的面朝外侧翻过身去,只看到承太郎的后背,仍保持着把一条手臂压在枕头下面的姿势。床本来就不够长,再加上他的头顶和床头板之间的空档,承太郎只能略微弓身弯着膝盖。

看上去不太舒服,波鲁那雷夫调整位置,床垫嘎吱作响,就算中了替身使者的招还少了发型的8公分,她还是和承太郎一样不自在。毛巾草草擦过的头发还没有干透,枕头上洇出了不规则的水渍。吹风机就在离床脚不远处的行李袋里,但即便是以ky著称的波鲁那雷夫也本能的感觉到比起搞出噪音把注意重新吸...

查看更多

【波波中心】生日快乐 [粮食向]

应个景,今天是魔都JOJOonly一周年+我的生日❤


生日快乐


“承太郎,你知道吗,花京院是狮子座诶。”


波鲁那雷夫压低声音,上半身靠过来,一脸故作神秘。


“不知道。”承太郎抬起下巴,言下之意是‘那又怎样’。花京院走在前面,跟着老头子负责掏钱包,阿布德尔权当翻译,他们俩个用处不大的跟在后面提东西当苦力。


狮子座与否,花京院还是那副干净清爽的学生神态,腰背笔直,似笑非笑的表情礼貌中透着疏远,不亲身经历一下很难想象他翻脸咬人的时候能有多凶悍,笑面虎……笑面狮?这是狮子座的特色吗?承太郎漫无目的...

查看更多

【7700】向波鲁那雷夫致谢

三部年轻人欢乐向,短小精悍,记得感谢波鲁大哥哥哦!

度盘→http://pan.baidu.com/s/1hq235Xi


查看更多

【花波漫画】[GS無料配布I wanna be your]【授翻】

【花波】[GS無料配布I wanna be your]【授翻】


今天一查邮箱玉虫太太原来已经回复了(虽然我先斩后奏已经贴过,当然还是full credit to her→http://www.pixiv.net/member.php?id=5458287


虽然是旧物容我再拉出来舔舔。

最近P站花波tag超寂寥的,三部动画都播了吃的反而比以前少了しっかりしろ花波!

查看更多

情书

花京院拿出碳素铅笔,他没带惯用的素描本出门,路上大多时候使的是便签纸,用别针夹好权当活页本。他带了一只铅笔,用小刀粗略的削好,剩下的部分有无名指长。

爱好绘画的人或多或少都有些内向,人在画布后面和心灵对话,留下作品与俗世交流,花京院也是如此。他第一次拿起画笔也许是出于好奇,也许是出于自我保护——画板之于不合群的男孩就像一张坚实的盾牌那样可靠。但他没有骑士,没有利剑与冲锋用的长矛,只能躲在自己的城堡中闭门不出。

在那些沉默相对的时光里,他的替身偶尔会为他捡起滚下课桌的蜡笔,法皇有一双闪亮却没有焦点的眼睛,如果那可以称之为眼睛的话。他们四目相对,我们二位一体,花京院在心里说道,我不会成为自己的...

查看更多

余温

无论在何种情况下,戈壁滩都很难算得上合格的露营地,睡袋全然不足以隔绝地面凹凸有致令人振奋的触感。他们本该有帐篷,填充隔热材料的布垫至少能带来一夜安眠。

空条承太郎向来睡得很轻,哪怕是在自己的卧室里。他不确定白金之星是否需要睡眠——替身使者7天24小时都能保持警醒听上去似乎是某种自然选择的结果。

那种感觉就好像做梦梦到失眠。

所以当他的睡袋拉链被拉开,夜间干冷的空气潜入摸过裸露的脚踝,承太郎瞬间翻身用手肘压在了入侵者的喉咙上。条件反射赶在自我意识浮上水面之前发出警报,新的替身使者,那声音听上去有些尖锐,像一声被闷在被子里的惊叫。

撇开潜意识与否,承太郎从不惊叫。

少了空...

查看更多

恶作剧之吻 Part.2

Part.2


“今天就不抽签了,单间让波鲁那雷夫睡吧。”阿布德尔征询着意见。

考虑到法国人突如其来变成了一行人中唯一的女性,这应该是很合理的决定。

然而乔瑟夫提出了异议,“我们还不清楚他受到的替身攻击有没有其它副作用,让波鲁那雷夫单独一间房不安全。”

“同意。”承太郎点点头。

“我无所谓啦!像平常那样抽签就行!”

波鲁那雷夫的两条长腿毫不在意的岔成八字,大大咧咧的靠在沙发上,双臂伸开搭住靠背,一览无余的胸前皮肤晒得有些发红。

“抽签吧,先抽到短签的跟波鲁那雷夫住一间。”花京院抱着手臂靠墙站着,时不时往伙伴们的方向瞟一眼。

几分钟后他就后悔做出了先前的提议。花京院...

查看更多

恶作剧之吻 Part.1

    高个子的白种女人走进饭馆时,无论性别,所有眼神都霎时间集中在她身上,连闲聊的杂音都戛然而止。她足有六英尺高,骄傲的脖颈连着轮廓诱人的肩膀,顶着张色素淡薄的高卢面孔,嘴唇丰满,银发浓密,从头到脚都散发出旺盛的信息素。从举手投足的姿态来看,她显然对自身的魅力有着充分的自觉。

    她的确是有这种资本的。

    当地人很少见到裸露肩膀在外面闲逛的女性,更何况这女人上身只是一件裹胸,高耸结实的雪白胸脯被弹性布料挤出两个完美的半球形,呼之欲出。...


查看更多

归乡

乔鲁诺·乔万娜阖着双眼,胸膛随着喉咙里插管的抽气音微弱的起伏着,床头柜上的花瓶里有一簇新鲜的非洲菊,是谁看望他时带来的礼物?病榻上的老人并不十分清楚,他这些天昏睡远要长于清醒的时间。他曾经黄金般的长发早就褪去光泽,苍白的散落在枕头上。

他时日无多。

乔鲁诺·乔万娜,黑手党“PASSIONE”的首领,终其一生他带来的荣耀也许将将足够平息他所带来的痛苦。无论如何,乔鲁诺是被爱戴的,人们心怀敬畏和难以置信的热情仰望并追随他。尾指上镶嵌了巨大宝石的戒指是父权的象征,自乔鲁诺还是少年起就朝夕相伴。没人胆敢动摇教父的权威,即便他如今只能靠人工心肺机维系生命。

“Vento...

查看更多

来日方长

在开罗医院的病房里,花京院久违的感到了孤独。

从右手边的窗户望出去是一条窄巷,阳光以刁钻的角度照射进来。花京院自然看不见浮尘勾勒出的光线的轮廓,他的眼睛上蒙着医用纱布,只能用皮肤感受,日光蒸腾着空气里最后的水分,干燥,灼热。

病房里原本有六张床位,出于安全以及其他因素的考虑,多余的床铺被SPW的工作人员清到走廊尽头,只留下花京院一人独享这逼仄的小房间。这里的住院条件再怎么美化也绝对称不上舒适,白墙不干净,室内通风也差强人意,头顶的吊扇早就过了退休的年纪,一边制造噪音一边无力地搅动着室内浑浊的空气,浆洗过度的病号服比起衣物更像是搬家用的硬纸盒,虽然自始至终都维持着背靠床头一动不动的姿势,高温...

查看更多
©POLNAREFF❤LAND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