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NAREFF❤LAND

是我啊,你认识的那个波波痴汉啊
WB:
http://weibo.com/u/1442317680【yezixx】

背景illust_id=42084121

恶作剧之吻 Part.3

Part. 3

承太郎躺在床上,双手垫在脑后。波鲁那雷夫也仰面朝天的倒下,除了该睡觉了的念头脑子里一片空白。他虽然放弃了思考,但睡意却迟迟不肯赏光,波鲁那雷夫习惯性的面朝外侧翻过身去,只看到承太郎的后背,仍保持着把一条手臂压在枕头下面的姿势。床本来就不够长,再加上他的头顶和床头板之间的空档,承太郎只能略微弓身弯着膝盖。

看上去不太舒服,波鲁那雷夫调整位置,床垫嘎吱作响,就算中了替身使者的招还少了发型的8公分,她还是和承太郎一样不自在。毛巾草草擦过的头发还没有干透,枕头上洇出了不规则的水渍。吹风机就在离床脚不远处的行李袋里,但即便是以ky著称的波鲁那雷夫也本能的感觉到比起搞出噪音把注意重新吸...

查看更多

【花波漫画】[GS無料配布I wanna be your]【授翻】

【花波】[GS無料配布I wanna be your]【授翻】


今天一查邮箱玉虫太太原来已经回复了(虽然我先斩后奏已经贴过,当然还是full credit to her→http://www.pixiv.net/member.php?id=5458287


虽然是旧物容我再拉出来舔舔。

最近P站花波tag超寂寥的,三部动画都播了吃的反而比以前少了しっかりしろ花波!

查看更多

情书

花京院拿出碳素铅笔,他没带惯用的素描本出门,路上大多时候使的是便签纸,用别针夹好权当活页本。他带了一只铅笔,用小刀粗略的削好,剩下的部分有无名指长。

爱好绘画的人或多或少都有些内向,人在画布后面和心灵对话,留下作品与俗世交流,花京院也是如此。他第一次拿起画笔也许是出于好奇,也许是出于自我保护——画板之于不合群的男孩就像一张坚实的盾牌那样可靠。但他没有骑士,没有利剑与冲锋用的长矛,只能躲在自己的城堡中闭门不出。

在那些沉默相对的时光里,他的替身偶尔会为他捡起滚下课桌的蜡笔,法皇有一双闪亮却没有焦点的眼睛,如果那可以称之为眼睛的话。他们四目相对,我们二位一体,花京院在心里说道,我不会成为自己的...

查看更多

恶作剧之吻 Part.2

Part.2


“今天就不抽签了,单间让波鲁那雷夫睡吧。”阿布德尔征询着意见。

考虑到法国人突如其来变成了一行人中唯一的女性,这应该是很合理的决定。

然而乔瑟夫提出了异议,“我们还不清楚他受到的替身攻击有没有其它副作用,让波鲁那雷夫单独一间房不安全。”

“同意。”承太郎点点头。

“我无所谓啦!像平常那样抽签就行!”

波鲁那雷夫的两条长腿毫不在意的岔成八字,大大咧咧的靠在沙发上,双臂伸开搭住靠背,一览无余的胸前皮肤晒得有些发红。

“抽签吧,先抽到短签的跟波鲁那雷夫住一间。”花京院抱着手臂靠墙站着,时不时往伙伴们的方向瞟一眼。

几分钟后他就后悔做出了先前的提议。花京院...

查看更多

恶作剧之吻 Part.1

    高个子的白种女人走进饭馆时,无论性别,所有眼神都霎时间集中在她身上,连闲聊的杂音都戛然而止。她足有六英尺高,骄傲的脖颈连着轮廓诱人的肩膀,顶着张色素淡薄的高卢面孔,嘴唇丰满,银发浓密,从头到脚都散发出旺盛的信息素。从举手投足的姿态来看,她显然对自身的魅力有着充分的自觉。

    她的确是有这种资本的。

    当地人很少见到裸露肩膀在外面闲逛的女性,更何况这女人上身只是一件裹胸,高耸结实的雪白胸脯被弹性布料挤出两个完美的半球形,呼之欲出。...


查看更多

来日方长

在开罗医院的病房里,花京院久违的感到了孤独。

从右手边的窗户望出去是一条窄巷,阳光以刁钻的角度照射进来。花京院自然看不见浮尘勾勒出的光线的轮廓,他的眼睛上蒙着医用纱布,只能用皮肤感受,日光蒸腾着空气里最后的水分,干燥,灼热。

病房里原本有六张床位,出于安全以及其他因素的考虑,多余的床铺被SPW的工作人员清到走廊尽头,只留下花京院一人独享这逼仄的小房间。这里的住院条件再怎么美化也绝对称不上舒适,白墙不干净,室内通风也差强人意,头顶的吊扇早就过了退休的年纪,一边制造噪音一边无力地搅动着室内浑浊的空气,浆洗过度的病号服比起衣物更像是搬家用的硬纸盒,虽然自始至终都维持着背靠床头一动不动的姿势,高温...

查看更多

波波中心三十题段子

花波 9.嘴对嘴喂水果/Pocky游戏

花京院和承太郎坐在一起,虽然还不到有说有笑的程度,但两人间你来我往话茬儿没有间断过。听上去短促干脆的日语传到波鲁那雷夫的耳朵里破碎成毫无意义的音节,不甘寂寞的法国人随手翻起了脚边的塑料袋。

“哦!Pocky发现!”波鲁那雷夫叼起一根,口齿不清,“pocky游戏有人玩吗!”

高中生二人组停下对话,一齐朝他望过来。

除去略微挑起的眉毛,承太郎的表情没有太大变化;另一边花京院也一如既往的迅速变脸,把“你头壳进屎了么”一行字活灵活现毫无保留的挂在了脸上。

作为回应,波鲁那雷夫大剌剌的摆出“来吧!”的手势,他的ky有时候堪比其剑术,有着同样令人毛骨悚然的...

查看更多

C'est si bon (如此之好)

客观来讲,花京院典明的情人节过得并不寂寞,他送出了提前几个星期就开始制作的手工巧克力。

准确来说是巧克力手办,谓之chocolate garage kit。

70%可可含量黑巧克力的红色魔术师,蓝莓口味的隐者之紫(定型很是费了一番功夫),薄荷巧克力的白金之星以及白巧克力做的银色战车(西洋剑的部分断掉2次)。

每块巧克力手办都有着原比例缩放呼之欲出的魄力,花京院对成品的细节挑剔异常,连手办的支架和底座部分都是可食用的。

他临出门之前拿出手机最后拍了几张外包装的照片,以完结他在博客上连载的“手把手教你如何用巧克力做模型”教程。

这样的工作量能在一个月之内搞定,除去过人的手艺之外还需要一颗...

查看更多

馬鹿な子ほど可愛い❤ (傻孩子更可爱❤)

开罗某地。

休整当中的乔斯达一行,五人一犬分散的坐在休息室里。

本应该是这样的,但是那只黑白杂毛的小狗儿此刻却不见踪影,伊奇的无组织无纪律性在它加入队伍的短短几星期内已经展露无疑。

不在场者还有银发蓝眼的法国人。

乔斯达先生和阿布德尔正聊得起劲儿,承太郎压低帽子躺在沙发上打盹儿,手拿充电器跪在墙边却找不到插座的花京院典明则一脸丧气。

波鲁那雷夫就在这个时候风风火火的走了进来,左右环顾一圈,一屁股坐在花京院旁边。

“伊奇那蠢狗,跑哪儿去了?”看来波鲁那雷夫在驻地寻找伊奇未果。

替身愚者的本体,爱吃咖啡味口香糖的波士顿梗再次不见踪影。

这当然算不上什么大问题。

花京院把充电器放回...

查看更多
©POLNAREFF❤LAND
Powered by LOFTER